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 > www.d8228.com官网 > 内容

世界需要“中国梦”

时间: 2018-9-10 15:28:50 | 作者:admin | 类别:www.d8228.com官网
世界需要“中国梦”   编者按:

    近年来,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,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,以及在国际舞台上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,诸如“中国威胁论”等观点也屡屡出现。西方国家如何看待正在崛起的中国、中国面对全球冲击时应该有何种心态?在上周末举行的第五届世界中国学论坛上,四位国外权威中国问题研究专家接受晨报记者采访,就上述问题发表了诸多真知灼见。

格拉茨

    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国际关系教授、布鲁塞尔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

中国经济成功转型将惠及世界

□晨报记者 钟子娟

    格拉茨来华访问已超过80次,对中国问题和中欧关系都有着独到的理解。23日,格拉茨在参加第五届世界中国学论坛期间接受了记者采访。他认为,过去十多年来,中国已成长为一个强大的新兴国家,但仍然面临着严峻挑战。在中国未来发展道路上,最大的挑战在于国内经济,即是否能构建一个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,以及是否能实现从出口主导型国家向消费推动型国家的经济转型。“1997年首次访问中国时,我在南开大学讲授西方国际关系理论这门课程。当时的课堂气氛还是很传统的,所以我讲得也比较温和。”格拉茨说,从那以后,他亲眼观察到中国的高等教育发生了巨大变化,正如中国社会的其他许多方面一样,“毫无疑问,现在的中国已是一个强大的新兴国家,并且也许是最强大的。”

    但格拉茨同时也指出,虽然在提升综合国力方面鹤立鸡群,中国在其他方面仍是一个虚弱的国家,面临着严峻挑战。“经济是基础。首先要构建一个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,才能应对来自其他方面的挑战。”

    他进一步分析道,实现中国经济的成功转型,对于构建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十分关键。“如何使中国从一个重视出口、通过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来推动经济增加的国家,转变为更多依赖国内消费推动经济成长的国家,这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”格拉茨强调,成功的经济转型不仅对于解决中国国内问题意义重大,对提升中国的国际地位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转型成功就意味着中国市场得到了充分挖掘。那样的话,不仅中国经济的自主性可以得到增强,中国市场也将真正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。”格拉茨说。

    格拉茨告诉晨报记者,当前,西方国家的影响在减小,新兴国家的影响在上升,世界正在演化到一个同舟共济的状态。在这种新的治理结构和世界格局中,每一个国家都需要重视他人的观点、理念、价值、偏好等,相互学习、相互获益。而中国的发展模式,就为欧洲提供了值得学习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举个例子,当西方人讲到‘负责任的治理’时,我们往往就想到自由民主制。但现在我们发现,也许还可以有其他不同的政体类型来实现负责任的治理,比如中国现在的制度。中国毕竟让几亿人脱贫了,在提高国民教育水平和人均寿命方面,中国也做得非常好。”格拉茨认为,这一事实表明,欧洲人也需要用一种更新的角度去看待原来习以为常的一些原则,共同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。

    他最后谈道,中国既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又是一个新兴大国,这两种角色会将中国融合成为一个“负责任的大国”。

穆罕默德·贾拉尔

巴林外交部顾问、埃及前驻华大使

“中国威胁论”代表冷战思维

□晨报记者 彭晓玲

    “‘中国威胁论’是错误的,它代表冷战思维,冷战时代人们喜欢用包括核威慑等来震慑对方,因此这种说法是荒谬的。”穆罕默德·贾拉尔首先驳斥了西方国家关于“中国威胁论”的观点。“从1978年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以后,中国就改变了口号,也就是‘和平崛起的中国’,在国际关系中我们也称为软实力,包括政治手段、经济手段、文化手段、沟通手段,但是没有军事手段,所以中国发展的最好方式是继续发展自己的软实力。”

    在回答晨报记者提问时,贾拉尔说,他完整听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关于“中国梦”的讲话,“印象很深刻,这是中国拥抱未来、也变得更好的一个梦想。但是要实现这个梦想不是光靠领导人,领导人只是指挥,还要靠人民,要相信并为之努力,否则梦想就会破灭。”

    在贾拉尔看来,新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面临很大挑战,要做的工作也很多。首先,是打击蔓延的腐败现象,尤其是党内各级别的腐败问题;其次,是应对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,出口型经济是中国发展模式的基础,出口受到影响,前些年拉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也随着受到削弱;再次,是要调节各阶层之间不断拉大的差距、中国各区域之间的差距,否则将影响社会稳定和社会公平。

马丁·雅克  

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高级客座研究员

中国现代化同时还在改造世界

□晨报记者 彭晓玲

    2009年,马丁·雅克出版的新书《当中国统治世界:中国的崛起和西方世界的衰落》甫一问世,就在西方和中国引起极大的争议和关注。昨日,专程来参加第五届世界中国学论坛的马丁·雅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《当中国统治世界》这本书中,他的主题思想是,中国将会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国家,这种影响不仅是经济上的,也是政治和文化上的。“我的这种思想到现在也没有改变,不过,中国要实现这一点要花很多时间,中国城镇化的阶段面临的问题也会更加复杂。可能未来五至七年,中国经济规模上会超越美国,但是贫困程度还是比美国严重,而且在那时中国的政治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也是有限的,这一点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还会持续。”“当然,放到历史长河上去看,尤其是把中国和美国、英国崛起相比,中国的崛起是非常迅速的。”不过,马丁·雅克强调,历史上英国和美国扩张模式靠的是军事,但对中国来说应该依靠经济和文化的力量,也就是在国际上互相尊重彼此、互惠互利,而非“以我为尊”的心态。

    马丁·雅克分析,从1978年至2000年,中国转型对世界影响不大,但是从2000年开始这种影响就很大了。这是由于,中国在实现现代化,经济发展模式也越来越成熟。“如果第一个阶段的现代化是关于自己,第二个阶段的现代化,中国经济规模将巨大,而且会继续增大,这使得中国现代化同时还在改造世界。这意味着中国将需要承担起巨大的责任,并将面临巨大的挑战。中国仍然在适应这一改造过程,中国此时对世界的经验和知识还极为有限和狭隘,毕竟曾有过长期的与世隔绝状态。换句话说,一方面,由于历史和环境的原因,中国的视野仍然相对狭窄,但另一方面,自身对全球的冲击又要求中国应当具备世界的胸怀。”“这便是中国人民面临的巨大挑战之所在,也是沉重负担之所在,不仅考验着领导层,而且考验着全体国民。还没有哪个国家曾经面对过如此类型的问题。”

多斯-桑托斯

    巴西著名政治学家、经济学家,弗卢米伦斯联邦大学终身教授,联合国“全球经济与可持续发展”课题组协调人

“金砖国家”的发展是历史必然

□晨报记者 苗夏丽

    作为“依附论”和“全球型文明”的提出者,多斯-桑托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,在全球经济的下一轮发展中,中国经济将赢得进一步拓展。中国的巨大国内空间、稳定的政治领导、大胆的改革深化,将使中国能够充分利用尚存的市场空间,发挥好企业的经营能力。

    多斯-桑托斯说,在中国快速迈向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过程中,与生产增长相伴的应该是居民收入的提高。同时,随着人民币地位提高,中国将成为世界出口目的地,尤其是大量进口原材料和初级产品。凭借中国的巨大经济规模、人口规模、历史低位、文化传统、科技潜力,加之成立初期的土地改革和对私人垄断的消除,中国将能恢复其历史上的世界强国地位,这一角色中国曾占据了千年以上。

    回顾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,桑托斯说,各种数据显示,中国经济并未表现出严重的衰退,甚至没有危机的影子。在谈全球经济时,我们越来越多要考虑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公共政策、失业率等。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国家的动作越来越大,呈现“公司化”的发展模式,尤其中国,国有大企业数量近几年连续上升,从130家到现在180家,成为国家参加生产和组织过程的途径。“国企的力量,正在重塑经济体的版图,不仅在实体领域,在能源、通信及公共事业等领域的影响都越来越大。”

    谈到“中国模式”,桑托斯表示,他并不相信什么模式,应该是一些好的理念或有效的想法。“对中国而言,现在有这么大一个政党在领导一个这么大的国家,这是现实,不是模式。”

    桑托斯认为,包括中国在内的“金砖国家”发展,是历史的必然,在资本主义全球扩张、殖民国家开始衰退之后,新兴国家逐渐兴起,由此在亚洲出现中国、拉丁美洲出现巴西等,形成新的世界政治中心。

    中国正经历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,有人会担心中国正陷入“中产阶级收入陷阱”,不过桑托斯说,拉丁美洲在上世纪70、80年代有严重的债务危机,且多是独裁国家,当时美国是最大的债权国。“债务累计惊人,如借了1000美元,一年10%的利息,但到期后无法偿还,债务增加到1100美元。”桑托斯说,中国与拉美国家不同,贸易顺差很大,且外汇储备丰厚,中国状况很好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你可能也喜欢以下文章